台灣咖啡豆:果小蠹的煉獄

台灣咖啡豆:果小蠹的煉獄

這個專欄精裡頭,大部分的文章,大概都是跟大家分享台灣的好咖啡,一些平常我們不會觸及的台灣角落,一些感人的故事。然而,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一些不同的事情:果小蠹。

台灣咖啡在今年確實有了很大的品質突破,競標價格、產銷互動,也是創新高,在咖啡展中,也引起很多消費者的正面回饋。當大家在討論這個台灣咖啡新的里程碑時,很多的產區,正在跟果小蠹搏鬥。

當咖啡園受到果小蠹攻擊的時候,那種心情,該怎麼比喻呢?這樣好了:當咖啡農友發現園子裡頭有果小蠹的時候,好像多少有點羞愧感,有點想隱藏這個慘劇。你會羞於告訴別人,因為很怕別人覺得是你不夠努力防治;你也擔心跟客戶或者參觀的人說,因為你怕人家覺得是你田間管理怠惰;你也擔心讓產銷班的夥伴知道,你怕別人會覺得你家養了會吃人大怪物。但是,當你發現事態嚴重了,常常也都已經是爆炸性的感染,不只自己遇到狀況,還有其他更多的農友也是頭抱著燒。感染的不只單一園區,可能還遍佈了整個地區,一發不可收拾。不過這樣的感覺,也讓我聯想到武漢肺炎期間的防疫。台灣之所以成功,簡單說,就是管制病源、防堵病源跟預防擴散。

我記得在山上,有次隨口問農友:『你們現在是不是越來越很多人種咖啡的?競爭愈來越多,很搞齁?』農友說:『認真種的都不怕,怕的都是種著玩的!』種著玩的,玩玩看,沒壓力。很多種了之後,銷售發現問題,索性棄耕,這也是在很多產區會看到的。棄耕之下,咖啡園,嚴然變成了果小蠹的繁殖場,這也直接害慘了其他引以為生的咖農。如何透果咖農地方團體的力量,與地主溝通,做出合宜的介入,也會是在防治果小蠹蟲大量繁殖的重要一環。

目前看來,氣候逐漸變熱已成定局,也對果小蠹的繁衍越來越友善。果小蠹的大量繁殖,肯定會是農友遲早要面對的。我記得阿里山有個農友跟我說過:『雖然這邊海拔高,一些病蟲害相對少很多。但是氣候正在改變,天氣越來越熱,病蟲害危害到這個地方,只是遲早的事情。』這一點都沒錯,這是產業級的防治。就算你的地區有海拔優勢,有微氣候庇佑,提早一起加入產業的預防,了解病蟲害,對未來可能發生的蟲害,也會有更多的資源參考與使用。

這次,我跟幾個夥伴,一起逛了新社幾個大莊園,包括賴建益大哥今年得獎的台中評鑑冠軍莊園。海拔1080m的特等獎莊園,下午兩點探訪時,氣溫相當涼爽,咖啡樹有良好的遮蔭、水土保持,咖啡樹樹型健康、樹葉也都相當油亮,典型的好咖啡園,完全不太像是賴大哥口中所說:幾乎全中。走近一看,果真,咖啡漿果屁股端,都有一個洞,還有一些是有兩個洞、三個洞的果小蠹啃食路徑。甚至於還可以看到正在進出果實的果小蠹。這都是我第一次看到。

莊園中的果實幾乎全部的中獎。賴大哥說,去年大概只有10%的中獎率,今年將近100%。可能是天氣,也可能是其他因素。只是現在必須壯士斷挽,在網路上一片產區曬紅果的照片分享時,賴大哥已經決定犧牲掉今年的收成,加緊腳步開始疏枝、丟果、清創,希望一月底可以拿到正在大缺貨的誘捕器,開始防疫大作戰。

感謝願意帶路的樂哥、樂嫂、佳樺、跟賴大哥,讓這個議題正式浮出檯面。畢竟,不只新社,還有很多產區也在跟果小蠹奮鬥。我在事後也跟阿里山的幾位友人通電話,其實阿里山也有災情。很多獨立於世的莊園,也都有果小蠹的災情。甚至不意外的是,在過程中,也都發現有些農友大規模栽植後,因為產銷問題,最後選擇棄耕,變成了果小蠹養殖場。看來這些故事,無獨有偶,而且是產區的進行式。樂野的友人也分享,有時候知道部落裡頭有人在種咖啡了,儘管未必會想加入咖啡協會,但也都會鼓勵加入社區的咖啡班,這樣大家除了有更多的學習機會之外,也才有更好的互動跟關照。

當然,也有許多專業人士與農友正在投入防治的研究,推廣防治。也是也一些防治成功的案例,令人鼓舞。接下來兩週間,我也會走訪產區,跟大家分享更多的其他訊息面向故事。

如同我說,產業的命脈是相連的,不管是縱向還是橫向。國產咖啡在今年開始讓我感受到產業化的潛力,就在這關鍵時候,讓我認識了這個產業化過程的大殺手。疾病的控管,相當仰賴正確的防疫資訊以及實際落實,這是官方或許可以在未來一年努力進行的推廣方向。然而,當身處末端的我們在為台產咖啡自豪的時候,不要忘記,杯測、產區旅遊之外,現在,更多了值得您關心:病蟲害。

更多的相關必看資訊:

改場有發表過關於果小蠹蟲的介紹與防治辦法,點這邊!

食力雜誌也是有關於新型誘捕器的使用以及成效~

還有本專欄裡頭之前分享過的『咖啡與氣候』專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