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接貿易,對他們代表了什麼?

直接貿易,對他們代表了什麼?

直接貿易,對很多人來說已經耳熟能響,市場上,甚至也已經被濫用。但是對產區很多小農來說,不只是第一朝,還是他們想要爭取跳脫負面經濟循環的第一塊跳板。

2019年,在哥大的那個早上,跟Black Coffee Team杯測一百多杯,晚上邀請了那天有給樣本的農友,一起參加我們的晚餐。好多人,連我們團員大概有50個人吧。裡頭有一些我們這次有交易的,有些沒看上的,反正大家都來了。吃完飯,有幾位帶了國民酒過來,想跟我們喝。總之,我大概也是很難躲掉的那個人,加上我這個人吃東西的時候『口無遮攔』,所以儘管被告個這是『我上次喝的時候是高中二年級』的『國民酒』,還是跟他們喝了好多。酒喝多了,不只我西班牙話順了,他們的英文也變得超好,差點中文也要過了Level 2檢定。大家唬爛到了一個程度之後,這位仁兄開始『搞壞了』氣氛。

他說,其實他們真的很感謝我們來。我說,很可惜,我們不能買掉全部。很明顯的我搞錯了他感謝的重點。他說,其實我們每個人多家族都是專業的farmer(他指著同桌其他人),世世代代的farmer。我們都很會種咖啡,可是卻改變不了經濟上的瓶頸。我們把咖啡採收完,賣給了收漿果的處理廠,收入就一咪咪,但是也想不到其他什麼的方法;慘的時候,錢不夠買肥料,錢不夠生活,可能還得跟收果的人借錢,年底還果子,常常那種急救錢,行情一定都超差的。所以我們希望突破,開始處理(process)自己的咖啡豆,嘗試變成producer,希望我們有機會面對到自己直接成交的客戶。每年一袋兩袋的開始。所以這種場合,我們會盡量把握機會。

可是我們也會迷失,不知道我們process出來的東西,到底是不是你們想要的。所以我們很感謝你們願意過來,杯測我的咖啡豆,讓我們知道你們會買什麼樣的東西,什麼樣的東西方向是對的。所以就算沒有買,我們也是非常感謝你們喝了。至少我們有一個前進的方向。

每次杯測會,我總會發現,有幾位producers,會在現場從同陪同到尾,希望可以從我們的喜好中,發現一點未來改變方向的端倪。這位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從頭到尾陪同的我們進行的人,而且他家住得超深山,非常深山;還有一位我們應該沒有買的女士,也是獨自開車前來,但是全程陪我們從早到晚。雖然我們已經學會不免強買東西的拒絕勇氣,但是也必須承認,自己很少有機會扮演那種似乎可以改變一個人命運的關鍵者,也只能努力不要指點錯方向,害人家白忙了一場。

希望成交,對很多人來說,是一種謙卑的願望。不願意放棄的精神,相信會讓成交離大家都更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