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友的一天

農友的一天

平靜的部落,是因為大家都外出工作了。

上山以來,我一直都不是太計畫性地在拜訪這些朋友。因為山上突發事件多,而且我認識蠻多人,也都積極參與社區組織,所以總是有接連不斷的農務跟開會。所以通常都是先上山,然後再看看能遇到誰。這次比較特別,自己一個人,就想說跟著清龍哥,體驗半天的大叔生活。

十點半我們相見,我以為直接到咖啡園,但是他是開車進場後,開始卸下剛收成的兩大籃大豌豆,打包到送給高雄的有機店;有點趕,因為特富野的宅配車是十二點收件。就這樣,也是半小時了。十一點,時間卡著不上不下,但是一切就像是即興發揮一樣,反正我也沒同伴隨行,沒有壓力。

我們決定先進到五百公尺外的處理廠,龍哥前三天請工人採收半天的漿果,已經在旁邊等著被他處理。稍微把場域整理成濕處理狀態,把漿果做個浮水處理,洗了一大籃之後,居然就十一點半了,手機鬧鈴提醒他,該為工人送便當了。於是我們先到特富野大街的便當店打包便當。特富野大街這時候恢復了以往的生機與人潮(這是我瞎掰的,以前長怎樣我也不知道…),每個人都是來買便當或吃飯的。山上務農工班,餓到是大問題,千萬不能得罪了這些珍貴的人力資源。特富野大街的第一品牌便當店(不要問我是哪兒一家,因為有其實只有一家),物價真的是很親民,曾經帶五個朋友來吃早餐,吃完我搶買單,結果只有180元,讓我腦子閃過半屏山賣湯圓的傳說(誤)。平常時間來,特富野沒什麼遊客,我都會懷疑到底這家店賺什麼,假如你不是十一點半親臨現場,目睹那便當一個接著一個打包的行情,你應該也會一樣同情這間快餐店。

買完中間應該是被採收工的承包堵到,『可以先領一下工錢嗎?』於是龍哥買個便當,居然噴了十三張的五百元,這是十一個工人,還有接送車司機的半天工資費用。進了車之後,才知道這噴掉的十三張採收的果實,就是我們在處理看到的那幾籃漿果。今年天氣步調不太順利,所以沒太多東西可以採收,但是採收工預約了,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工。只是量少就算了,今年缺水,浮豆也多,加上後續蟲蛀透挑選,堆疊出比以往高的成本現實。

送完便當,龍哥幫我煮了超好吃的兩菜一湯。我不想太著墨在龍哥的手藝,免得他太驕傲。但是,嗯…吃完我都想出櫃了,無奈清龍已經有清香…。只是看龍哥煮菜過程,我腦子一直閃過跩姨,要是能把跩姨拉上山,或者是龍哥拉下山,讓兩位廚藝高強的朋友同台,該有多棒!

吃完午餐,繼續往處理廠前進。我持續發揮紀錄者袖手旁觀只按快門的精神,在旁邊記錄這一切。看著龍哥一大簍一大簍的把漿果去浮豆,然後去果肉,裝桶,放到低溫冰箱發酵。因為我跟智慧姊有約,所以大約兩點中途離場。龍哥則是在處理廠,一直到三點半左右,才結束工作。

龍哥盤點一下隔天要忙的事情:明天早上過來杯測一下,然後要去送便當給工人,再跟獵人協會探勘獵場…。看來,又是忙碌的一天了。

他扶芽 t f u ‘ y a 有機農園 有在賣生豆跟熟豆,歡迎自行聯繫。
豆子mojo跟官網有在賣熟豆:
https://mojocoffee.com.tw/product-category/coffee-beans/taiwanno1

轉移是誰?歡迎關注史考特的另外一個真人真事平行宇宙臉書粉專:
跩姨的跩料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