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阿流賽:未來與侷限篇

2021阿流賽:未來與侷限篇

今年初收到阿里山交流賽裁判邀請的時候,我回絕了。

在這麼多趟的產區探索、上千杯的杯測、無數的里程與進出的立德PIT站,我決定今年不做裁判。

2019,第一年當裁判的時候,是因為想知道阿里山的咖啡。當我知道這個產區的潛力時,我也發現,因為裁判的身份,讓我在產區有很好的力矩建立關係,或者說,大家會比較願意聽你說的話。那一年我受聘全國賽的裁判,我發現在產區會有一種更無形的發言權。

2020,我又接了阿流賽的評審。賽前賽後,一樣維持高密度的產區互動。兩年下來,我覺得裁判這個名聲也用夠了。阿里山的夥伴們,跟我維持不錯的互動,大概也不只是我是裁判。2021,下定決心在賽事杯測之外,讓自己發揮更好的作用,同時也讓新的一代,或者一樣有心想耕耘這個產區的同行夥伴,可以接手這個具有力矩效果的工作與責任。

因為這樣,我可以從更多角度觀察這個賽事。四屆的比賽,我只參與了三屆,但是已經可以觀察到,這是一個指數性成長的賽事。在討論更多的喜事之前,我先簡短說明一下我覺得未來得留意的事情。

1. 場地已經不堪負荷:

評鑑過程幾乎是沒有太多的問題。但是到媒合會的時候,尤其是今年加入後製賽,整個場所大爆滿。 阿里山避難中心已經無法負荷這樣的人流。當然假如是一種大拜拜的心情參與盛會,擁擠跟動線是多想的,但是假如是想要有一個舒適、對消費者友善的媒合會,這個場地已經太小了。當然可能有機會在別的場所舉辦,比方說一樣是很多得獎者的梅山鄉,勢必還得考慮到住宿的費用、用餐、還有主辦單位後勤補給,買東買西的便利性。假如移動到嘉義市,住宿、南來北往的交通、後勤補給的便利性是一定會加分的,還可能延伸到因此比較好招募工作人員等利多,但是可以容納200~300人的會場,還要能夠提供對應的水電規格,是不是有機會取得,飯店的婚宴館可能會是一個方式,但是租金是不是可以承受,都是需要納入考量的。

2. 人力資源匱乏:

大家看到這麼大的活動,應該都會思考到背後動員到驚人的人力。但是實際上這次活動全職與兼職的工作人員(不含廠商外包),大概不到20人。絕對會需要更多的人力,甚至專職的人資委員來籌備。這麼多的人力,意味著需要對應的食物與住宿。但是諷刺的是,公家標案都會限制伙食費、交通費、與住宿費的核銷比例。也就是官方希望你玩大一點,但是其實會有很多限制讓你無法玩大。

當交通費與住宿費被限制之後,你只能往當地找工作人員。工作人員的住宿費用與交通費用,幾乎都無法給付,因為開銷火力都集中在外縣市的裁判身上。記得,阿里山不是你想像中這麼小,碧湖到阿里山鄉,一趟得將近一個小時半;瑞里到會場,也得差不多一小時。以台中觀點,就是每天高速高路跑新竹參加活動。這是相當高負荷的通勤。假如人力最好的找來源地點幾乎會是在會場方圓30~40分鐘的交通。

然而,這樣的召募圈選範圍裡,物產豐富,有著良好的產業基礎:觀光、民宿、精品茶、春筍,加上農業特色,就是你無法預期精準採收時間,儘管活動賽程公佈,也會很難招募到足夠數量的員工。活動時間長達六天,也是現代社會請假的問題。六天在一般公司,尤其是咖啡店,會是很難達到的請假長度;因為咖啡店人力通常都會抓得很緊。假如採用A+B般的調配,很可能增加工作人員的報名意願,但是很可能也會增加流程的不順暢度和順練時間。這是兩難,但是也是未來勢必得面對的取捨。

好在今年廠商有支援大磨盤磨豆機與洗碗機,讓這些後勤的工作可以一個人抵兩個人用,否則人力資源勢必無法應付如此規模的強度。再更多的經費或者更有創意的核銷方式出現之前,只能期許參賽農友們可以放下手邊的工作,支援協會未來的活動。當然放下手邊的工作,代表的是營業損失,但是大家都期望比賽或者得獎為產業或自家帶來的效果,卻不願意對協會的需求妥協出來幫忙,對出來付出心力的工作人員,也是一種士氣的打擊。今年活動安全下莊,但是明年呢?

既然人力開銷被侷限,人力招募不順暢,那之後是不是可能採用使用者付費的觀點?每個人多繳交500元報名費?這樣可以多收十萬元的資金,但是在6天的活動,20人(假設十個當地人,加上十個外地人)的基礎生活食、宿、交通上的運用,依然抓襟見肘。還是說可能讓繳件的人抽籤,就跟當兵抽金馬獎一樣,依照交件,或者莊園/各人為單位,把班表先劃分好,然後抽籤填滿?

這是一個台灣最盛大的評鑑與媒合會,當他已經走到這樣的規模,還要用傳統官辦資源使用侷限,來思考做更大、做更好的活動,已經不符合常理。產區是這件事情的獲益者之一,勢必得更嚴肅地面對自己在活動中扮演的角色以及重要性,打破:『交件、等發佈、得獎很好,沒得獎明年再加油』的單向參賽思維。